多益网络“反腐案”余波未平 游戏推广“腐败链条”揭秘

时间:2021-10-11 00:05 来源:贝果财经 作者:佚名 阅读:1017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多益网络“反腐案”余波未平 游戏推广“腐败链条”揭秘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陈溢波吴可仲北京报道

    一个月前,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发文指控该公司前CEO唐忆鲁等人涉嫌广告腐败、广告假量、纵容外挂,引发外界关注。如今,该事件余波仍在发酵。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多益网络的新浪官方微博发现,8月28日,有网友贴出了一张聊天记录截图。根据该聊天截图,相关人员涉嫌故意抬高明星代言成本,“200万元可以拿到代言,她们硬生生抬到了1000万元”。并且,开除公关部涉事员工反倒使工作效率提升。记者随后向多益网络方面进行核实,并询问上述广告贪腐事件的后续调查进展情况,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此外,记者注意到,唐忆鲁已陆续从多益网络旗下多家公司中离任。截至9月30日,其在两家多益网络关联公司中还有任职。

    已退出多家关联公司

    同样是在9月17日,徐允接替唐忆鲁成为成都利为的总经理事项,也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

    记者在天眼查获悉,唐忆鲁已于9月陆续退出了多益网络旗下多家公司的职位。

    从9月10日至17日,唐忆鲁已经先后从多益网络、广东利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利为”)、广州火旋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火旋风”)、广州昕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昕趣”)、武汉铂之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铂之锆”)、成都利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利为”)这六家公司的任职中退出。

    天眼查显示,唐忆鲁已不再担任多益网络董事兼总经理职务。而在股权关系上,根据本报此前的报道,早在2018年5月,唐忆鲁作为彼时多益网络的合伙人,就已经从多益网络实现了退出。

    彼时,唐忆鲁等多个合伙人从多益网络的股东方之一——广州浩然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广州浩然”)退出后,徐波和郭伟成为广州浩然仅有的股东和合伙人,两者分别持有广州浩然96%和4%的股权。在多益网络目前的股权结构中,徐波占据了绝对控股地位,持有99.5%的股权,剩余0.5%股权则由广州浩然持有。

    天眼查显示,9月14日,唐忆鲁不再担任广东利为的经理一职,该职位由徐允接替。记者注意到,徐允目前为多益网络的董事。7月21日,徐允还接替徐波,成为广东利为的法定代表人。

    此外,9月13日,唐忆鲁也不再担任广州火旋风的经理职务,同样由徐允接任。广州火旋风的唯一全资控股股东为多益(香港)互动娱乐有限公司(Duoyi(Hong Kong)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Limited,以下简称“多益香港”)。

    广州昕趣同样为多益香港的全资子公司,9月13日,徐允接替唐忆鲁成为广州昕趣经理事项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

    9月17日,唐忆鲁从武汉铂之锆经理的职位上退出,徐允开始兼任该公司的总经理一职。据悉,武汉铂之锆的全资控股股东为多益(香港)互动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益(香港)互动娱乐”)。

    值得注意的是,多益(香港)互动娱乐虽与前述的多益香港中文公司名称相同,但却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天眼查显示,多益(香港)互动娱乐旗下只有武汉铂之锆、上海灼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灼狮”)、成都益行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益行”)这三家全资子公司。

    同样是在9月17日,徐允接替唐忆鲁成为成都利为的总经理事项,也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据悉,成都利为为多益网络的全资子公司。

    目前,唐忆鲁虽然已经从上述多家多益网络旗下公司中退出,但依旧还在上海灼狮、成都益行这两家多益网络关联公司中担任着总经理的职务。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徐允。

    游戏推广或存的广告腐败情形

    “一般情况下,讲点击量都是属于CPC的推广模式,在CPS模式下,搞手脚或是存在贪腐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孙晖补充道。

    在一个月前,徐波曾对外发文提到,“公司前CEO唐忆鲁团伙,腐败贪污及阴谋诈骗,为了隐瞒其团伙安排的以虚假注册量收费的广告,而包庇纵容外挂,给玩家带来巨大伤害,给公司辛苦认真工作的员工带来巨大痛苦”。“多益每年数亿广告费被她们腐败侵吞,导致游戏花费了巨额广告费却几乎没有广告。”

    北京福至久久软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孙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及,通常情况下,游戏的推广一般有CPC、CPA、CPS三种模式,CPC就是传统的广告,按点击或按展示向游戏公司收费;而如果按照一个用户注册、激活,或者是一个多少等级的用户多少钱来算,这种一般就是CPA的推广模式;第三种是CPS的模式,像很多游戏公司的联运就是CPS,只要收入从某个渠道来的,就按比例分账。

    “一般情况下,讲点击量都是属于CPC的推广模式,在CPS模式下,搞手脚或是存在贪腐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孙晖补充道。

    孙晖还向记者提到,如果说游戏公司要做推广,在和广告公司谈合作的时候,双方可能会有利益约定,“你给我带一个用户,我给你多少钱”。

    假设注册用户在一款游戏所有用户中的占比为5%或者10%,一款游戏中的付费用户也会有一定比例,因为游戏的用户情况其实是相对比较固定的,它有一个标准的模型,如果你是正常的用户,就符合这个模型,根据模型,就能知道每个用户进来了,游戏公司能挣多少钱,它能计算出每个用户大概能为游戏公司带来多少利润。

    但其实不同渠道的用户价值是不一样的,一般情况下,短时间内看不出区别,“刚来一个用户,你没有办法评判这个用户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假的”。

    孙晖认为,如果是这种情形,其实也不能说存在广告腐败行为,这就像投广告,不见得一定有效果,有些广告投失败了,不能说人家就存在腐败行为。

    孙晖同时也谈到,像一些广告公司有时候也会拿回扣,但他表示,“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比如说广告效果比较好的情况下,为了让这种情况能持续,就有可能会存在拿回扣的现象。”

    比如说甲方游戏运营公司与乙方渠道公司之间签订了相关游戏推广协议,每带来一个用户,假设就给5块钱。在第一个月做试投放的时候,如果来了10万用户,游戏公司就会看这10万用户的质量情况。如果质量差,每个用户的价格就有可能从5块降到3块,如果质量好的话,甲方就有可能涨价到6块。

    但从乙方的角度来看,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如果按用户质量看,本来是要降至每用户3块钱的水平的,但这时候,乙方如果将目前每用户5块钱的价格,向甲方返还一块钱,这样甲方拿了一块钱,乙方在原本应收3块钱的情形下可收到4块钱,乙方多拿的钱,从原来的两块就变为了一块,这样就不会很明显。

    易观分析师廖旭华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通常来说,游戏公司处理外挂,其实是有机会让玩家把以前通过外挂得到的东西或体验,在之后通过游戏内正规的渠道去获得,这有可能会推高游戏的流水。”

    廖旭华还提及,市场上虚假用户量的情况其实比较普遍,在2016年左右最甚,这种假的用户量有一种可能是找人刷量导致的。

    廖旭华称,对于多益公司的管理层和相关投资方来说,他们或许知道游戏中是否存在假量。假量的存在,一是能显得公司的业绩更好看,另外对于投资人来说,也能因此做高公司的估值。

    廖旭华还将广告推广中引进来的虚假用户量与游戏内或存在的一些通过AI算法制造的虚拟玩家进行了区分,他认为,后者属于游戏运营的内容,通过引入这些虚拟玩家,能为玩家带来更好的游戏体验,但前者由于投入的广告费是一定的,假量如果增多,这也就意味着实际为其带来流水的用户就少,这时候就有可能使得用户要在游戏内充值更多的钱,或者是公司的投资人承担投入和回报之间的差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