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榨菜,被迫走向新战场

时间:2022-04-08 21:13 来源:市场资讯 作者:佚名 阅读:1361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涪陵榨菜,被迫走向新战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贺泓源 北京报道 

涪陵榨菜到了一个关键节点。

年报显示,在2021年,其实现营收 25.19 亿元,同比增长10.82%;归母净利润 7.42 亿元,同比降低 4.52%;归母扣非净利润 6.94 亿元,同比下降8.49%。

细分来看,占据这家公司收入近8成的榨菜业务,在去年收入同比增长12.7%,背后是,销量同比降低0.6%,价格提升13.4%。

2020 年下半年,涪陵榨菜对主力产品缩小包装提价及商超产品直接提价,2021 年 11 月再次提价。

榨菜销量疲软是种明显信号。其2011-2021年销量复合增长仅为3.4%,均价复合增长 8.8%。 

随着疫情反复,大环境走向相对紧缩,再度涨价显得冒险。

由是,这家公司正迫切地寻找新增量。

涪陵榨菜还推出了新版轻盐榨菜。图片来源:公司官微

“单寡头”

重庆涪陵区以低山浅丘地形为主,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

青菜头在 9 月播种,10 月移栽,在涪陵地区最冷的 4°C—5°C和大雾环境下生长,形成了青菜头致密的组织结构。

青菜头或者盐菜块原料具有货值较低、难运输的特点,要求榨菜企业要围绕原料产地展开生产。 

作为当地国企,涪陵榨菜正是依托地利, 奠定了其走向全国的基础。

在不断涨价情况下,涪陵榨菜市占率快速提升。公告显示,2008 年末,涪陵榨菜在榨菜行业 市场份额 21.28%,较第二名的 9.56%高出一倍以上;到 2019 年末,涪陵榨菜市场份额达到 36.41%, 较第二名的 11.50%已高出两倍以上。 

这种高速增长依托的是居民收入水平快速提升。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2021 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复合增长 10.9%。同期,榨菜吨价复合增速为 8.8%,要低于居民收入增速水平。

榨菜作为佐餐开胃菜,且占消费总支出较低,消费者对其价格敏感性较弱。2008 年之前,涪陵榨菜 70g 小包装榨菜终端售价仅为 0.5 元/包,后续终端价格将逐渐提升为 3 元/包。 

但这种局面随着经济增长放缓,正在发生变化。

疫情反复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影响更加明显。从 2020 年一季度数据表现来看,包括农林牧渔业、工业、服务业为代表的 19 个细分行业呈现出明显分化迹象,19 个行业平均工资水平排名前 9 位的行业,用电量跌幅超过 10%的仅有 4 个;而排名后 9 位的行业,用电量跌幅超过 10% 的有 7 个。

这证明,疫情冲击对于工资水平偏低的行业,影响更加明显。

3 月 30 日,央行例行公布的一季度城镇储户、企业家、银行家的问卷调查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选择未来“更多储蓄”的储户比例达到了 54%,环比提升了 2.9 个点。 

2020 年疫后,无论是“更多投资占比”还是“更多消费占比”都出现了中枢回落,仅有“更多储蓄占比”明显回升。 

消费增长乏力,对涪陵榨菜直接影响是,销量同比降低。

这家公司还面临着成本飞涨。

年报显示,去年涪陵榨菜主要原材料青菜头及榨菜半成品受市场供需影响,当年分别同比上涨约80%和42%,造成主营业务成本同比上涨约13%。

这是其净利润同比下滑重要因素。

“新战场”

ToC市场空间有限,涪陵榨菜准备投向ToB市场。

涪陵榨菜高管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透露,目前组建的销售二部,将招募具有餐饮销售经验的人才,以专业团队进行餐饮渠道开发,产品带入餐饮市场。目前,该部办事处已全部设立。 

“主要方向是三星级以上酒店及大型连锁餐饮集团。主要集中在大城市。”涪陵榨菜相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

此外,他还表示,涪陵榨菜并不打算在新渠道打价格战,会选择中高端市场。

“针对餐饮渠道产品规格会与现有产品有所区隔,像是比较大的800克包装,或者单人简餐小包装。价格不太好直接比较。”当记者问到新渠道产品利润率时,涪陵榨菜人士如此回应。

但这块市场主体目前来说也难言乐观。

以酒店市场为例,目前尚未恢复到疫情前体量。从境内酒店看,公告显示,锦江/首旅/华住 2021 年 RevPAR (每间可销售房收入)仅恢复至 2019 年的 87.4%/74.8%/86.9%。

同时,三大酒店集团全年经济型酒店修复均好于中高端。2021 年锦江 /首旅/华住经济型酒店同店 RevPAR 同比+6.9%/+19.8%/+10.8%、高于中高端 0.5/4.0/1.5/pct。

这与涪陵榨菜的规划形成背离。

此外,各家仍处降本增效期。2021年,锦江/首旅/华住的酒店运营成本占酒店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76.1%/75.7%/88.3%,同比收窄 10.3/13.9/7.2pct,但因收入端未完全恢复,仍高于 2019 年 8.0/24.1/6.8pct。 当年,锦江、首旅 2021 年扭亏为盈,华住仍待扭亏。 

对此,涪陵榨菜人士表示,业务推进确实有受到影响,但仍正常进行。“前期做过充分调研,是可行的。”他称。

餐饮连锁端或许相对容易突破。

目前,涪陵榨菜已与老娘舅、真功夫、乡村基等连锁餐饮企业达成合作。

但连锁巨头们也处于收缩中。年报显示,呷哺呷哺 2021 年净亏损2.9 亿元,海底捞净亏损 41.6 亿元,海伦司净亏损2.3 亿元。

餐饮业对榨菜总体需求或也有限。

“餐饮方面泡菜类主要作用是调料或配菜,主要调味用,用量不大。涪陵榨菜相对来说不可控,成本也较高。”在涪陵榨菜大本营重庆,有当地酒楼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除拓渠道外,在品类上,涪陵榨菜也在做着尝试。

其高管称,新版轻盐榨菜目前已上市,萝卜及餐饮端产品规划四五月份推出,其余品类目前处于试验、试产阶段,后续将根据进度并结合实际情况陆续推出。 

在年报中,涪陵榨菜还表示,将跨入川调酱类领域去探索发展,做大佐餐开味菜。利用智能化改造传统产业,跨界休闲果蔬产业。

眼下,涪陵榨菜也迎来了好消息。

据其高管透露,今年青菜头价格较平稳,总体控制在800元/吨左右,成本较去年有所下降。

另在营销成本上,涪陵榨菜也将有所控制。

“央视广告有助于树立和强化品牌调性并维持既有用户粘性,去年已完成目标导向,今年不再继续投放。”其高管称。

年报显示,涪陵榨菜央视投放额为7350.32万元。

4月8日,涪陵榨菜报收32.5元,涨幅0.96%。其最高点股价为55.6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