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期间到底什么样?我接受香港TVB采访中讲出真相

时间:2022-04-13 07:08 来源:媒体滚动 作者:佚名 阅读:550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讲述人:上海香港联会副会长、在沪港人张奕敏

“我喺TVB上睇到你!(我在TVB上看到你)”几天前晚上,一位香港朋友告诉我。当天下午,我通过zoom与香港无线电视台记者视频连线,用粤语介绍当志愿者参与小区防控的情况。

“当义工前有没有接受过培训?义工主要做些什么?居民对你们是什么态度?”内地的志愿者在香港叫“义工”。可能是香港社会很关心上海疫情,香港记者问的很细,我也把所见所闻讲了出来。说实话,这段时间海外有太多的假消息,有的还把上海抗疫说的全是负面新闻,作为在上海生活的香港人,有责任把真相说出来。由于TVB“中国新闻”节目会滚动播出,看到节目的香港朋友都给我加油,还叮嘱要注意安全。

我从事教育培训工作,经常在香港与上海间两地跑,两座城市都是我的家。今年2月我在上海,香港疫情严峻,在沪港人就采购了600盒连花清瘟胶囊。考虑到直运香港不容易,我们就把物资先运到深圳,再走陆路送进香港,最后通过义工送到乡亲手中。

到了3月底,上海的疫情形势严峻。我所在的虹桥街道开始招募社区志愿者,我们夫妻都报了名。你问我担心不担心?在香港的时候,疫情有过比上海更严重的情况,所以我们对奥密克戎毒株也不是特别害怕。而且我俩自认为还算年轻(笑),也都全程接种过新冠疫苗。

我们这个小区有1000多户居民,考虑到避免交叉传播,我们当上了所在的18号楼志愿者。说实话,我们的任务,跟上海大部分社区志愿者差不多,组织核酸检测、发放自测试剂等。考虑到“上岗”后就要全员核酸采样,前一天我们开始“扫楼”,一户一户地敲门,了解我们楼29层楼140位居民的具体情况。

当晚,我们做了两张表,一张是下楼安排表,按楼层从下到上分为5组,确保每次下来做核酸的居民总数不超过30人;另一张是居民情况统计表,包括每户人家“健康云是否登记截屏”、“是否有特殊人群(无法下楼的老人、残疾人、婴幼儿)”、“是否有需要定期治疗的人群”。我想,既然当了志愿者,就应该努力当当好。

其实,我更想跟香港记者分享看到的温暖之处。

第一次小区全员核酸检测时,我们楼里有两户人家下楼有困难——一位是在坐月子的新妈妈,孩子出生才两周;另一位是85岁的老人家,腿脚不便平时不大出门。最理想的情况是医护人员上门采样,但当时人手实在紧张,我给两人打微信电话试着解释情况,两位都愿意克服困难。最后,我们从居委会借来轮椅,推着他们下楼检测。

4月4日,第二次小区核酸测试时,安徽的“援军”来了,人手宽裕不少。居委会列了张无法下楼名单,当楼下采样结束后,“大白”挨家挨户上门采样。我们居民能体谅“大白”,“大白”能人性化服务,小区的核酸采样非常顺利。

还有一件事,为了保障日常生活,我们社区也要组织团购,夫人第一次当“团长”为大家买了30箱鸡蛋。当然,居民们有一个共识——为了不给物业人员增加太多的工作量,不要去团那些非生活必需品。可是即便如此,有时物业人员分发物资还是忙到凌晨一两点。为了让他们能够吃上热菜热饭,居民们就自发出资帮他们订美团团餐。上海人说叫“将心比心”,这样就形成了居民、物业、志愿者间的良性循环。

虽然我上了TVB节目,但我想说,许多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港人都在尽自己的一份力。截至目前,在沪港澳人士与在沪港企捐款捐物累计折合人民币3300万元,为市防控办募集310万防疫款和50万元防疫物资。还有不少香港人成为小区志愿者,与上海市民携手共克难关。我们过去常说,沪港之间人文相亲,经济相融,合作交流源远流长;我想,在疫情期间,我们更应该不分彼此,共同守护我们的家园。上海加油,香港加油,期待疫情结束后更加精彩的双城故事。

栏目主编:张骏

来源:作者:洪俊杰